搜索 老快3遗漏号|新快3和老快3

已识乾坤大 犹怜草木青——读《汪曾祺典藏文集》

时间:2019-02-12 11:34   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  分类:清风苑     编辑:张晓玉
【字体: 】      打印

很多人读的第一篇汪曾祺的文章应是中学语文课本上的《端午的鸭蛋》,文中所记汪曾祺家乡江苏高邮的端午风俗令我印象极深,“筷子头一扎下去,吱——红油就冒出来了?#20445;?#39640;邮咸鸭?#23433;?#31105;使我心向往之。那种干净、简练的文风,深具韵味的语言,为我第一次所见,读来轻松欢快,?#19981;?#24471;不得了。

之后,陆续读了汪曾祺的许多文章。最近又读《汪曾祺典藏文集》,该书精选了汪老最具代表性的佳作,读后颇有感慨。

马一浮写过两句诗:“已识乾坤大,犹怜草木青。”汪曾祺的拥趸、著名编剧史航曾用它来形容汪曾祺,我亦觉得最贴切不过。

汪曾祺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?#27426;?#32437;化大浪中,不喜亦不惧?#20445;?#22312;大风大浪中识得了乾坤之大,又俯身低首去追寻美食、美景,这样的老头儿实在可爱(以“老头儿”唤之未有不敬之意,在汪家,儿女子孙皆如此称呼,他乐而应之。他的三个子女曾合著一部怀念他的著作,名字便?#23567;?#32769;头儿汪曾祺》。足可见其开明与豁达)!

汪曾祺的创作主题颇多,目之所及,情之所至,笔之所触,皆成好文章。这套书是我读过的汪曾祺文集中?#31456;?#30340;文章类别比较全面的一本,含?#23567;?#20154;间知味》《人间?#32769;唷貳?#22823;淖记事》《鸡鸭名家》,囊括了各个时期的数十篇经典之作。

戏曲——汪曾祺曾在?#26412;?#20140;剧院工作,创作了《沙家浜》《杜鹃山》等知名剧目。汪曾祺谈戏的文章曾出过合集,还未在任何一?#21487;?#25991;集里?#31456;?#36807;。他?#38901;?#26354;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读一点这类文章,亦颇有趣味,可以了解汪曾祺的另一面。

故乡——江苏高邮始终是其难以忘怀的情愫。高邮是水乡,汪曾祺从小在水边长大,耳目之所及,无非是水。水影响了他的性格,也影响了他作品的风格,他的作品里总是有水。高邮盛产鸭蛋,但他不愿别人总说家乡的鸭蛋,“好像我们那里就只出鸭蛋似的!”故乡的?#21697;弧?#33609;巷口、老宅子,他都记得真切,读这些文章,也不禁勾起了我的思乡之情。高邮,一千年前出了个秦少游,一千年后出了个汪曾祺,皆以文章名扬天下。

故人——最?#19981;?#27754;曾祺怀念他的老师沈从文的一篇文章《星斗其文,赤子其人》,通篇哀而不伤,把对沈从文的?#26143;?#23059;娓道来,如和煦春风拂面,?#38026;?#21313;分动容。最后一句“沈先生家有一盆虎耳草,种在一个椭圆形的小小钧窑盆里。很多人不认识这种草。这就是《边城》里翠翠在梦里采摘的那种草,沈先生?#19981;?#30340;草。”读罢已湿了眼眶。此外,《老舍先生》?#30563;?#23731;霖先生》等均篇篇动人。

花草——汪曾祺写花鸟鱼虫的文章是一绝。将此类文章集在一起,足可编成一部“草木词典”。带在身边,闲暇之时翻一翻,便好似随身带了一座花园。桂花、腊梅、海棠,姹紫嫣红,蝈蝈、蜻?#36873;?#20992;螂,活灵活现,一片生机盎然。我常常想,他是拥有一双怎样善于发现生活之美的眼睛啊,平常于我们再普通不过的花花草草,在他笔下都能散发出别样的味道,“犹怜草木青”是也。

游记——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?#20445;?#27754;曾祺正如是。?#29369;?#23665;之巅的茫茫白雪,到彩云之南的万紫千红;从西安兵马俑,到眉山三苏祠?#28142;印?#34949;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”的洞庭湖,到“芳草碧连天”的万里长城,?#21152;?#20182;的足迹和文字。

美食——即便不饿,读汪曾祺?#35813;?#39135;的文章也不由得口齿生津。我向来以为,能用文字将吃食展现?#27809;?#33394;生香,?#36335;?#36879;过文字可以闻?#36739;?#27668;,连纸张的气味都变得美好,这真是一项了不起的功夫。汪曾祺因此被称为“满口噙香中国味儿的作家?#20445;不?#24471;了除作家、剧作家、书画家之外的另一个身份——美食家。汪老的笔下没有鱼翅、龙虾、燕窝等“高大上”的珍馐美馔,尽是些萝卜、豆腐、蘑菇等家常吃食。普普通通的食材,经他的文字一摆布,简直成了一场盛宴。

读汪曾祺的散文,如同在聆听一?#24576;?#32773;讲故事,不紧不慢,轻轻松松。我爱极了他的一首诗:“我有一好处,平生?#24509;?#20154;。写作?#37027;?#24555;,人间送小温。或时有佳兴,伸纸画?#21363;骸?#33609;花随目见,鱼鸟略似真。唯求俗可耐,宁计故为新。只可自怡?#33579;?#19981;堪持赠君。君若亦欢喜,携归尽一樽。”他真正做到了“人间送小温?#20445;?#20182;用他的文字往人间送来多少温暖啊。汪老有知,当会欣慰,他的名字和文字,长久地留在了我们心中。(刘钊)

手机站

客户端

微信

微博

版权所有  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安徽省监察委员会  |  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

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  邮政编码:230091  投稿?#35748;擼篴[email protected]

ICP备案?#21644;領CP备07004725号-31

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

搜索 老快3遗漏号 北京时时官网 北京pk赛车在线走势图 久赢国际娱乐是什么网站 下彩网app官方下载 迪拜娱乐 世纪宝龙娱乐 名仕国际登录 合乐888注册账号 金牛足彩 牛材网预测